VIP中文 > 玄幻小說 > 帝途 > 正文 第二卷·正文 第三章 哪里來的小鬼?

正文 第二卷·正文 第三章 哪里來的小鬼?

    道藏出自何處?自然是神州最大的修仙門派,奉天府。

    道藏未曾記載什么駐顏奇術,更無任何強大功法供人修煉,只是一本記載了許多文字的尋常書籍,幾兩銀子便能購買。

    幾兩銀子其實不多,家中有點小錢的都能拿得出手,但是從來沒有人會因為區區幾兩銀子的價格就把道藏和低賤兩個字掛鉤。

    道藏是奉天府的大道根本,怎么可能低賤。

    之所以流傳市面,沾滿了銅臭,只因為奉天府的祖師爺是個極有仙氣的人物,不帶半點心眼,就這么把自家根本大大方方刊印給凡人看,不怕被人李代桃僵。

    那位故去了近萬年的奉天府祖師爺心胸豁達,曾對弟子笑言道:“學問越好越別藏著,怕什么?隨便他們看,愛看多久看多久,看得懂的能有幾個?看不懂他們就會來拜師、來求學,來了以后舍不得走,奉天府也就開枝散葉了,好比你們幾個跟在我屁股后面,趕都趕不走,老煩了。”

    實力擺在那兒,道藏無比深奧,古往今來看得懂道藏的人確實寥寥無幾,但凡是看懂了道藏的皆是那站在山巔的偉大人物。

    能通天。

    比如遠在帝都朝堂的大明國師,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又比如奉天府至高掌權者玄庭真君,翻云覆雨,一手遮天。

    這么深奧的書朧星當然看不懂,看了半個多月也沒看出朵花兒來。但是關于奉天府,爺爺以前說過不少,朧星借此引經據典嚇唬嚇唬沒讀過書的強盜馬匪應該沒什么問題。

    只見他眉頭一皺,站在接待賓客的山寨嘍啰跟前,冷冷道:“我要見你們寨主和大小姐。”

    接待完所有賓客,正忙著統計賀禮名目的蔣稻一愣神,人不是都進去了么,怎么還有。

    空聞其聲,不見其人。

    蔣稻左顧右盼,四下里尋了半天也沒找著說話的跟在哪里。

    一旁馬賊忍著笑,給蔣稻指了指地上。

    好嘛,是個小屁孩。

    等蔣稻站起身時,他才看到桌子前頭滿臉戾氣的聶朧星,瞬間噎得不行。

    賊窩酒宴,哪個膽子再大敢帶小孩過來,也不怕被人煮了吃?這年頭吃小孩可不少見,吃上癮了自家養幾個菜人也是有的。

    蔣稻按著朧星的小腦袋,很不客氣地重重拍了兩下,厭棄道:“哪里來的小鬼,眼睛沒毛病吧?這兒是賊窩,快給老子滾遠些,要不是今天大小姐喜事不宜殺生,老子非把你烹了下酒不可。”

    朧星沉默不語,只是盯著他看。

    “這架勢……”忽有馬賊打趣道:“老蔣,這娃兒不會是前幾年被你禍害那姑娘生的崽吧,找爹來了?呦,瞧瞧,眉清目秀的,還真像!”

    蔣稻還擊道:“怎就不是你的?”高傲地抬頭,“再說了,能有哪個經得住憑我這桿槍?哪次老子沒玩夠就把人死了,哪來的活口?哪來的小孩?”

    頓時噓聲四起,“呵,就你?”

    “誰不知道老蔣你是銀樣镴槍頭,中看不中用。”

    “姑娘到底是被你弄死的,還是你擔心短處被揭發怕沒臉混才把人掐死的……可真不好說。”

    蔣稻不甘示弱,“好哇,敢不敢打賭,下次我當著你們面兒弄,弄不死算我輸!”

    “反正是白來的錢,不要白不要。”

    “惱羞成怒咯,哈哈哈”

    ……

    有人笑聲不斷,有人怒不可遏。

    卻聽“鏘——!”的一聲。

    朧星含怒拔劍,一劍過后,高腳木桌應聲兩斷,緊接著死一般的沉寂,圍觀的賊匪們雖然見慣了大場面,卻從沒見過那么狠厲的小孩,一時間都被嚇住。

    只有蔣稻寒戰不斷,胸前空空蕩蕩,好像少了什么,低頭看去,原是上衣被朧星拿劍對半劃開了,若是短劍再進寸許,后果不堪設想。

    橫的怕狠的,蔣稻不禁后怕,悻悻收回手,“咱能先把劍收了,好好說話不?”

    “不能。”拿劍抵著蔣稻胸口,聶朧星幾番意動,幾乎就要克制不住自己的想法。

    他想殺人。

    渡善和祛惡是兩回事。

    人心善惡,朧星不止見過,而且見過不少,因為爺爺教過他,所以他多少能分得出一些。老和尚從不要求朧星不能殺生,反而以“菩薩救苦”和“金剛降魔”兩個典故,勸誡朧星要心存仁慈,亦不能過分仁慈。

    朧星雖然年幼,常跟爺爺在外游歷,也知女子視清白之如生命,從來不是輕易可以拿來當成兒戲說笑的事情,何況眼前的馬賊們作惡多端,害了不知多少女子,簡直百死難贖。

    奈何他不能殺,他還要救人。

    朧星深深吸了口氣,眼中血絲漸漸消退,等冷靜下來后,他便說道:“剛好到附近歷練,聽說有師門長輩在牛頭山收了個師妹,我特意前來看看,沒想到她家下人竟是這樣的貨色,要么你叫她出來見我,要么師妹我也不認了,今兒就打道回府,與師叔師伯們說道說道,上梁不正,下梁才歪。”

    歷練?

    師門?

    師妹?

    奉天府?!

    朧星語出驚人,猶如天雷滾滾,一重蓋過一重,卻把蔣稻嚇了個半死。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若是朧星身份屬實,他又把人氣走,一旦朧星回了奉天府,說上幾句話,要把這樁喜事搞黃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到時候大當家豈能饒他?

    任他蔣稻再機靈也逃不過一個千刀萬剮的下場。

    但不管如何驚慌,心里不能沒了方寸,蔣道既然能被大當家安排這份差事,察言觀色、待人接客的技能總歸有些。

    既然朧星被他無理對待時選擇了暴露身份,說明他還是更傾向于見師妹而不是回去告狀,所以這事還有轉機。而且朧星看著才多大?到底是個小孩,指不定略施小計就哄好了。

    于是蔣稻先給附近同伴使了個眼色,立刻就有幾個馬賊會意,不動聲色圍了上來,不管是真是假,都先把人留住,人是得罪了,大不了更得罪一些,多挨當家和小姐一頓打,丟半條命總好過丟一條命。

    然后便是示弱,穩住朧星情緒。

    蔣稻直接給朧星當場跪下,哆嗦著說道:“是小的有眼不識泰山,沖撞了道長,可不敢狗膽包天再把您晾在外頭吹夜風,要是被大當家知道了,小的豈能活命?求道長饒過小的賤命,給小的一次機會賠罪,隨小的入內吧!”

    朧星陷入沉思,進入山寨與闖進虎穴無異,脫身極難,可若是不進去,臨陣脫逃難免令人生疑,救人更加困難。

    見朧星沒有就此離開,蔣稻心中大定,再次勸道:“道長既然來見師妹,我家小姐哪有不出來相請的道理?只是小姐尚未出閣,不宜在外拋頭露面,還望道長體諒,而且這里無酒無膳,不好招待道長不是?”

    朧星皺眉想了想,為救人,進入山寨勢在必行,便收了短劍,點頭道:“好,我本意只是見見師妹,道一聲賀,沒想節外生枝。”

    蔣稻大喜,磕頭拜道:“謝道長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小的性命。小的這就差人稟報,道長您先請。”伙同一眾馬賊圍了上來,簇擁著朧星走進山寨大門。

    迎著千人目光,朧星走上紅地毯,從大門,到前廳,到堂口小院,再到寨后大院,最后止步于后廳主席,所過之處無人不行注目禮。

    主席暫時無人,朧星安然坐在上首,面對眾人議論,盡管朧星小臉面不改色,其實后背已然涼透。

    要不是經常跟著爺爺到處做法事,混跡于各大道場之間,見過不少大場面,他還真有些鎮不住自己。

    蔣稻沒敢怠慢,一路隨行,拍馬溜須的同時也從朧星手里拿過他的背簍行李,嘴上說著讓嘍啰幫他拿到客房,其實正在去往某人臥房的路上。

    朧星所有的家當都在里面,也包括那把短劍。

    朧星早慧,馬賊的用意他猜到了些,但他沒攔著,坦坦蕩蕩給別人透點底,好將計就計。

    蔣稻十分殷勤,“道長請先用著酒食,稍候片刻,大當家、二當家、小姐一會就來。”

    略微往席間瞟了幾眼,桌上擺滿了大魚大肉,朧星搖頭道:“我境界低微,尚不能服氣辟谷,確實有些餓了,只不過酒肉都是濁氣,不利于我修煉,你且取些素食漿果即可。”

    蔣稻應聲好,恭恭敬敬退了下來,走出后廳繞了個彎,也不見他尋去廚房,反而走進某間牛頭山上最大的屋子,“稟大當家的,問得少年姓聶,口音是梁州本地,談吐不凡,頗有幾分大家風范,言行也無不妥,他不食酒肉,席間向小的討要了些素食漿果。”

    臥室里,大當家方堂貉,二當家俞得水,大小姐方毓都在此處。

    大當家方堂貉心思縝密,開口問道:“師承呢?問出來沒有?”

    蔣稻戰戰兢兢道:“他沒說,小的也沒敢問,只不過他無意中說到,他師傅曾代表奉天府外出公干,回來時與他提及白龍寺的許多風采,令他向往,因而決意下山歷練,增加閱歷。小人瞧他說得有模有樣,什么縹緲浮經白龍壁,千佛鎮獄浮屠塔,我聽都沒聽說過,但他語氣仿佛親身到過一般真切,不似作偽。”

    三人同時一驚,面面相覷。

    大小姐方毓有心修道,關于奉天府,她早些年特意收集了不少小道消息,但凡能跨州到別處勢力出訪的,至少也是個二境修為的精英弟子,指不定三境長老都有可能。

    拋開不為人知的五境,四境在神州就已經幾乎登頂,所以別看二三只比一大,看著雖然不多,其實已經遙不可及。

    需知整座牛頭山上,包括大小姐方毓,仍然是連個一境都還沒有。名義上她是被長老相中收做弟子,實際上僅僅給了一次機會,讓她參與入門考驗,考驗過了才是弟子,而且還是長老的不記名弟子。

    路還遠著呢,至少比朧星這個有幸聆聽跨州見聞,可能是“長老嫡傳弟子”的怪小孩遠得多。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為了進一步確定朧星是真是假,他們又把目光投向了放在桌上兩尺高的小背簍,更確切的說,是從里面掏出來的五本書籍,還有那把短劍。

    ……

    大廳里,朧星小口吃著后廚盛上來的素面,有些想爺爺了。
  http://www.vcagai.live/89_89173/3306316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agai.live。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022003.com
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