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科幻小說 > 末世之皇者天下 > 正文 第389章 奴隸

正文 第389章 奴隸

    “小韻!”韻致一聲低喝,神色很是嚴厲。秋韻嚇了一跳,當即揣揣地閉口不言。

    夜風笑著摟住韻致,溫聲勸道,“好了,好了,不要生氣了,秋韻只是隨口說說罷了!”

    被夜風摟住細腰,韻致身子微微一顫,但她沒有反抗,而是紅著臉順從地讓他摟著。

    看到夜風搞定了母親,秋韻臉上露出了慶幸的笑容:溫柔的母親雖然很少生氣,但一旦生氣那就是驚人的恐怖了!

    不過看著母親一臉的嬌羞,她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抹她自己都不動的酸澀。

    “好了。”夜風微笑,這個時候他才發現手中的柔軟觸感,那柔軟的*讓他不愿松手。狠心地把手收回來,他看向拍賣會場,“好好看看這個拍賣會吧,有不少好東西呢!”

    “恩,恩。”臉色紅潤的韻致輕輕點頭,看向了主席臺。

    此時的主席臺上,鎮中閣主輕咳一聲,拿出了一柄漆黑的長劍。

    “頂階先天靈寶陰影劍,蘊含黑暗之道的刺殺寶物。”

    為了炒熱氣氛,拍賣會的第一件寶物一般都是好東西。這柄陰影劍雖然只是沒有什么特殊功能的普通頂階先天靈寶,蘊含其中的黑暗之道也沒有什么好的運用方法,但這畢竟是一件頂階先天靈寶!

    在場的最強者也就是一個大羅初階的城主黑湖雄山,其他的不過是一些太乙金仙。對于他們來說,一件頂級先天靈寶就是極其難得的珍貴寶物了!

    看這些人的樣子就知道了,一瞬間,會場中的人全都沸騰了。

    “兩千萬魔石!”一個人率先出價。

    魔石與靈石匯率是一比一百,兩千萬魔石也就是二十億靈石,而一件頂階先天靈寶的價格一般是三十億靈石到一百億靈石之間。顯然,這個價出得低了。

    他剛喊完,另一個聲音就出來了。

    “三千萬!”顯然,這是一個靠譜的人。不過,三千萬雖然很多,但對于城中的一些大勢力的大佬來說并不算什么,一個大勢力的無數年積累下來就有了。

    “三千五百萬!”一個頂階太乙金仙報價了。

    但另一個頂階太乙金仙立刻競價,“四千萬!”

    雖然只是一件普通的頂階先天靈寶,但對于這些太乙金仙來說還是很珍貴的,于是一場瘋狂地爭奪就開始了。

    包間之中,夜風打了個哈欠,對這柄頂階先天靈寶毫無興趣的樣子。

    一旁的韻致看著他,眨眨眼睛,“……夜,你對這個不感興趣嗎?”作為一個頂階太乙金仙,一件頂階先天靈寶能增加的實力很可觀,就算沒有能力拿下一般也會競爭一下的吧!再說作為一個頂階太乙金仙,他并不是沒有競價的資格,再加上辰布業的身家,三四千萬魔石還是有的。

    夜風看著她溫婉的面容,微微一笑,“我們的目的不是這個。”

    韻致一愣,臉上神色有點異樣。若是換了她以前的那個丈夫,就算是明知不可能也會拼上一次的!

    夜風打了個哈欠,不過是一件頂階先天靈寶罷了,他手上多的是!

    在他的無聊注視之下,這場比拼落下了帷幕。最終,一個大勢力的主人以四千萬魔石的價格拿下了這柄陰影劍。

    “接下來,第二件商品。”鎮中閣主一揮手,身后一批侍衛壓上來三個長相一模一樣的女孩。

    “三名魔虎族少女奴隸,玄仙修為,底價魔石一百萬。”

    夜風眉頭一挑,有點意外,不過是三個玄仙少女,底價竟然要一億靈石!一個初階金仙的優質奴隸才一億靈石,這三個女孩價格有點高了。

    “夜,這你就有所不知了。”韻致看到夜風的神色,很貼心地聞聲說道,“魔虎是魔界特有的一種先天神獸,天賦驚人,但性格暴躁,幾乎無法馴服。”

    “那還要這種東西干什么?”夜風就不懂了,魔界這些人是神經病吧?性格暴躁還無法馴服,就算再好的奴仆又有什么用?添堵嗎?

    “沒錯,一般來說魔族一族的奴仆即便是捕捉到了,售價也不會高的。但魔虎族的女孩不一樣……”韻致微微一笑,臉上現出一抹感慨神色,“魔族一族的女子對孩子非常疼愛,這也許是與魔虎族繁衍艱難有關系吧,只要誕下了子嗣,魔虎族的女子就會一直陪伴在子嗣的身邊,而這也成為了奴役魔虎族的一個辦法。”

    “你是說……”夜風挑眉,臉色有點陰沉,“那些人以子嗣控制奴役魔虎族女子?”

    看著拍賣會上的三名魔虎族少女,韻致輕輕搖頭,“并不全是奴役,也有人是為了找幾個侍妾……”

    說著說著,她的眸中不由流露出了一抹哀傷,這就是這個世界,弱者只能任人擺布!看了看身旁的夜風,她的心中泛起一抹感激,若不是這個男人,自己現在恐怕不比那三個女孩好多少吧!

    夜風看到韻致臉上流露出的柔弱,心中輕嘆。伸手握住韻致柔軟的小手,他溫柔開口,“放心吧,有我在呢!”

    聽到這句話,韻致心中一暖,然后就看到夜風一抬手喊道,“兩百萬魔石!”

    韻致一愣,但下一刻嬌美的臉上綻開了一個嫵媚的笑容。

    夜風壓下心中的緊張,一臉專心致志地看著拍賣會場,假裝掌心那柔軟的小手不存在。

    反握住夜風的手,還輕輕地捏了捏,韻致感覺到夜風身軀繃了起來。她暗暗發笑,不過表面上還是很正經的說道,“夜,這個拍賣有點不正常啊。就算是魔虎族少女,這價格也有點高了!”

    現在,她稱呼“夜”已經非常輕松了。

    “的確是有點高了。”看著身旁巧笑倩兮的大美人,夜風心中不由得想起了韻致那一絲不掛的柔媚。連忙鎮壓下那些欲念,他看著拍賣會上的三個魔虎族少女,想著這價格高漲的原因。

    三個魔虎族少女,就算再好,那也只是玄仙奴仆,無論如何這價格也不應該超過兩億靈石,但他剛剛開完價就有人報出了兩百二十萬魔石的高價!

    “這個價格買下來高了。”看著還想出價的夜風,韻致秀眉微皺,提醒了一句。

    夜風搖搖頭,“既然答應了你,那別說是兩百萬,就是三百萬,我也要出!”說著他一抬手出了一個兩百五十萬的價。

    聽到這個報價,另一個包廂中面色陰鷙的鷹鉤鼻修士面沉如水。原本報價到了一百八十萬只有就已經沒有人和他競爭了,可誰想突然出現了一個兩百萬的高價。而且這個人還一直報價,一副和他有仇的樣子。

    “該死!”鷹鉤鼻修士狠狠地一錘桌子,報出了新的價格,“兩百六十萬!在下血海洞主,還請道友行個方便!”

    主席臺上,鎮中閣主眉頭一皺,冷厲的目光直接望了過來。萬君拍賣會可是嚴禁威脅拍賣會參與者的!

    鷹鉤鼻的血海洞主卻是不介意,一來他剛才并沒有直接地威脅對方,二來他也有自己的依仗,別說一個鎮中閣主,就算是碧月城主也不見得能讓他畏懼!

    夜風的包間中,聽到鷹鉤鼻的話,韻致的臉色微變。她拉著夜風的手,一臉擔憂,“血海洞主是一個名聲很響的邪修,手段殘忍,據說曾有頂級太乙金仙死在他的手上……”

    雖然很擔心,但她還是沒有直接開口勸說夜風退縮。

    夜風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對韻致的體貼他很滿意。雖然擔心卻還是沒有擅自替丈夫做主張,只是將情況說出來讓丈夫做選擇……這樣的女人也太好了吧!他都有點妒忌辰布業了。

    “既然你已經死了,那你的好老婆就由我來替你照顧吧!我一定幫你照顧得好好的。”心中突然冒出這么一段話,夜風不由咧嘴一笑:這就是所謂的你妻女我妻之吧?

    “夜,你在笑什么?”韻致有點著急,這么緊急的情況,自己的這個“丈夫”竟然還咧嘴笑了起來,真是讓人急死了!

    “不用擔心!”夜風輕輕地拍了拍她柔軟的肩膀,笑道,“不過一個太乙金仙,不用怕他!”

    一抬手,他高聲喊道,“三百萬!”

    *裸地打臉!

    血海洞主臉色一下變得很難看,他縱橫數萬年,哪一次受過如此屈辱?

    其他的包廂中卻傳出了一陣笑聲,顯然都是在嘲笑他。

    那些人雖然不敢也不愿和這樣一個陰狠強大的邪惡散修對抗,但在包廂中笑上一下還是可以的。反正他也不知道哪個包廂中是哪個人!

    “一群螻蟻!”一聲冷哼,血海洞主臉上怒色消隱無形。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再度放下時他的神色平淡,似乎已經忘了這件事一般。

    包廂之中,韻致一臉擔憂,顯然對她來說血海洞主已經足夠可怕了。

    看了她一眼,夜風心中一嘆,“看來,這個血海洞主不死,韻致就安不下心來啊!”

    左右只是一個邪修罷了,一巴掌的事。

    輕輕的敲門聲響起,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這位客人,您拍下的物品已經送來,請您查收。”

    韻致輕聲提醒,“是萬君閣的人,來交割貨款的。”

    夜風點頭,揮手打開房門,“進來吧!”

    門外一個藍色衣衫的侍女領著三個魔虎族女孩走了進來,藍衣侍女向夜風曲身一禮,“這是大人拍下的三名魔虎族女奴,請大人驗收。”

    夜風只是掃了一眼便將一個儲物鐲扔給了藍衣侍女。

    接過儲物鐲,神識一掃,藍衣侍女微笑著曲身一禮,“交接完成,奴婢就不打擾大人了。”夜風一點頭,她就退出了房間。

    侍女離開之后,夜風這才仔細地打量起這三個女孩。

    作為性格兇暴的魔虎族少女,三個女孩臉上滿是兇戾之氣,若是沒有那條后天初階靈寶的鎖鏈縛住,恐怕三個女孩都要向他撲過來了。

    “性格果然很兇暴!”夜風微微一笑,強大的神識和法力涌進了捆縛三個女孩的鎖鏈之中。

    這根靈寶鎖鏈算是贈品,畢竟花了三億靈石才買到的奴仆,贈送一條幾百萬靈石的鎖鏈也算正常。作為贈品,這根鎖鏈在夜風煉化的時候沒有任何的反抗傳來,很快就被他煉化了。

    一揮手,鎖鏈直接解開落到了他的手中。解開了三個女孩的束縛,他好整以暇地看著三個女孩的反應。

    果然,這三個女孩沒有讓他失望,鎖鏈剛被解開,頓時張牙舞爪地向他撲了過來。

    看著撲來的女孩,夜風眼睛一瞇,強大的法力當即將兩個女孩重重地壓在地上。

    夜風托著臉,淡然地看著唯一一個站著的女孩,“你為什么沒有撲上來?”目光撇在地上的兩個女孩身上,這樣才像魔虎族嘛!

    “沒有意義!”站著的魔虎族女孩神色淡然,完全沒有魔虎族的瘋狂,“對你來說,我們只是螻蟻吧?”

    夜風一愣,從弱者的口中說出“螻蟻”這兩個字讓他有種意外的感覺。

    韻致神色平靜,眸中卻有悲傷流溢;秋韻則是笑道,“看來你們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啊,乖乖地臣服吧……”

    “可以。”出乎意料地,這個魔虎族少女竟然點了點頭,表示可以臣服,“只要你幫我們一個小忙,我可以保證我們三姐妹對你的忠誠。”

    “竟然還敢提要求!”秋韻柳眉倒豎,一臉怒色,“你們都是被我們買來的奴隸……”

    “好了,小韻。”揮手打斷了她,夜風向那魔虎族少女一點頭,“雖然我不在乎你們的忠誠,不過還是說說看吧。”

    “多謝大人!”聽到夜風的話,魔虎族少女深深地躬身。作為一個買下了她的奴隸主,能說出這樣的話已經很讓人感動了。

    但另外兩個少女厲聲斥責,大罵她是叛徒。

    站著的少女沒有理會她們,她緩緩地向夜風跪了下來,重重地將頭磕在地上,“求求你,救救我的母親!”她的聲音雖然平淡,但她的雙肩微微顫抖,深深埋著的臉上淚珠滾落。

    夜風沉默,沒有開口。

    秋韻似乎頗受觸動,眸中有點點淚光閃動。

    韻致則是低垂著眼簾,輕輕地拉了拉夜風的手。

    伸手摸了摸秋韻的腦袋,夜風向韻致微微一笑,捏了捏她的小手,“放心吧。”他一揮手,兩個趴著的魔虎族少女直接消失,被他收進儲物鐲中,而跪著的魔虎族少女被龐大的力量扶了起來


  http://www.vcagai.live/91_91914/3306314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agai.live。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022003.com
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