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科幻小說 > 末世之終極狩獵 > 正文 第149章 云九的童年

正文 第149章 云九的童年

    看著云浪的表情古怪,艾倫問道“怎么了,浪?”,云浪抬頭曬然一笑,“沒什么,瘋大師就這么輕松地答應給我一天假,總覺得哪里怪怪的”,“你們這師徒啊,一天到晚都是想著方咯吱對方,哪里像個師徒啊,呵呵”艾倫呵呵一笑地道。

    “可能是我被整習慣了吧,大師這突然一正常啊,我還真有點不習慣,呵呵,走”云浪微微一笑,不再說什么,牽著艾倫的走,向研究院唯一的觀景臺跑去。

    觀景臺凸出整個研究院山峰的垂直面,可以一百八十度地一覽遠處各個山峰,六座山,除了龜圣山稍微矮一點,其他的五座幾乎是一般高的。此刻已近晌午,陽光正烈,但季節已入深秋,所以絲毫感覺不到炎熱,反而因為在山頂,空氣中透著一絲絲的涼意,云浪憑欄眺望,心中不自覺地生出淡淡思意。

    “春天,如果我下山去找天心,你會介意嗎?”云浪說完就后悔了,不過有些事即便是后悔他還是要說,因為那份情、那份依戀和信任也是如此之重,讓他無法假裝沒看見。“我不會介意,天心妹妹也是一個可憐的姑娘,她喜歡你,早就超出了妹妹對哥哥的依戀,我早就看出來了,你什么時候走?”艾倫神色平靜地道。

    “目前有古大師帶著她,應該不會有什么危險,而且龜大師說,父親和異人阿姨也快要出關了,我想等他們出來再說,畢竟有很久沒有看到老爸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樣了?”云浪看著山峰之間,那煙霧繚繞的巨大山谷禁地道。

    “是哦,我也好久沒見盈盈姐了,也不知道她情況到底怎么樣了?我想九叔出關了,她應該也快要出來了吧,唉,異人姐、九叔還有盈盈姐,不知道他們最終會怎么樣哦?你說九叔會選誰?”春天思索道,云浪剛剛才說了天心,此刻春天拋出這樣一個問題,當然也有影射的味道,云浪尷尬地一笑道“這,你可別問我?我真不知道,不過我相信老爸會給一個答案的,呵呵”。

    四圣禁地龍鳳涅盤重生之所,那巨大的封閉龜殼空間早已被開啟了一個石門,此刻異人正挺著個大肚子,在外面的草地上不緊不慢地轉圈走動著。而云九則斜靠在一旁的石頭上,笑瞇瞇地看著正在做各種健身運動的異人,神情幸福而陶醉“你別光顧著看啊,你到底給龜大師傳信了沒,怎么還是沒有消息啊,現在這圣地的能量不夠了,我可不想寶寶還沒出生就餓肚子哦”異人道。

    “夫人莫急,青林大師留的印記已經有反應了,如今這禁地能量不穩,我想等這里穩定下來了,他們就該來了”云九安慰道,四圣禁地因為白虎本源的蘇醒,造成了這方小環境整體能量的傾瀉,所以云九和異人提前醒來了,而異人肚子里寶寶則是每天都需要攝取能量的,所以他們不得不將自己的本源輪流給予灌輸。

    云九說完,神色不自覺地又暗淡了下去,剛才那么幸福似乎如煙一般地輕易地就飄散了,異人見此,突然感覺自己好像又說錯話了,她停住了運動,把肚子挺在最前面,佯裝不察地道“你摸摸,我感覺這小家伙又在動了,這股不安生的勁兒,看來十有八九是個男孩”。

    云九苦澀地一笑道“男孩女孩我都喜歡,你莫要有什么負擔”,說完輕輕地環腰摟住了異人的大肚子,“如果可以在這里一直住下去該多好啊,沒有人打擾,沒有世俗的紛爭,沒有遙遠的仇恨,也沒有那遙不可及的野心,什么都沒有,只有我們一家三口……”云九微微地嘆息道。

    “還有盈兒,我們是一家四口,你別把她忘了……你忘記我怎么給說的了”異人打斷更正道,云九抬頭無語地笑道“呵呵,你們這姐妹情也好的太離譜了,說實話,有時候我都嫉妒,別人遇到這樣的事,不是吃醋鬧翻天,就是尋死覓活的,你到好,還生怕你老公不要似的”。

    “哼,有些事,你不懂,你沒有了解盈盈的過去,所以當你走出那一步的時候,就注定必須一直走下去,否則我是絕對不會原諒你的”異人很認真地道,“好哪,我善解人意的好娘子,為夫都聽你的好嗎?每次一說到這事,你就認真的像個家長,服了”云九服軟道。

    兩個人言語一番,今天的活動就算結束了,因為現在本源能量都要用來給異人腹中的胎兒,所以,所以大多數的時候,他們能不走動就不走動,剛才這一會活動,也是為了避免長期臥床而影響胎兒的發育做出的無奈之舉。

    云九小心地扶著她進屋,最后兩個人又一起激活陣法,隨著異人的身心平靜躺下,云九也開始在她邊上盤膝而坐,利用基座輻射出來的一點能量,勉強地對付因為沒有食物和丹藥補充,而日益單薄的身體。

    異人看著云九很快地入定,也是心中充滿了溫暖,云九為了他們母子,自從他們一起醒來之后,已經將近十幾天沒有獲取絲毫的能量了,可即便如此,他依舊保持著飽滿的笑臉,不讓她有一絲的擔心。

    這個男人在她的心中,從初識的吊兒郎當,到后來的生死相依,直到最后她貿然地闖進他的元神世界,可以說一次比一次讓她更深地愛上了這個男人。命運將他送到自己的面前,讓她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愛,感受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人生苦難,什么才是在苦難之中依舊堅毅頑強、拒絕墮落的偉大靈魂,他為自己擁有這樣一個偉大靈魂的男人而驕傲和自豪。

    因為古鳳穎大師的回山,火鳳本源加強,如愿地進入了云九的元神世界,那是怎樣的一個世界,即便是過了很長時間,異人依舊為之膽寒。一個巨大的囚籠,破敗不堪、污血橫流,怨靈漫天飛舞,無邊的寒冷、死氣和恐懼,而這還不是最主要的,讓她最驚恐的就是,在那個巨大的囚籠中,一把斷刀豎立其間,死死地鎮壓著云九的靈體,而云九的靈體則是頑強地活著,并利用青龍之力在與之抗衡。

    她本想沖上去幫助云九的靈體,但云九呵住了她,隨后云九便斷斷續續地給她將了這個元素空間的故事“這個囚籠,就是那個男孩童年的全部世界,因為從那個男孩記事起起,他就生活在這個囚籠之中,開始是三百多人,但是每天投放食物只有一部分人可以吃到。所以三百多人,每天為了一點果脯活命的食物,爭斗的你死我活,你無法想象一群四五歲的孩子,舉手殺人會是什么樣的場景,而且食物一天比一天少,要活下去就得每天死人。你知道他們爭斗的武器是什么嗎?開始是用手用拳頭,后來就是用人骨,那些死去的人,都被活下來的人分而食之,這才讓時間過的慢一些,而他們后來用的武器就是人骨”。

    異人的童年也很悲慘,但絕對沒有悲慘到這種慘絕人寰的地步,她不由自主地捂住自己的口鼻,不讓自己哭出來,“我不讓你進來,你卻偏要進來,所以,既然你這么想了解我,那我就必須讓你知道我這個被詛咒的靈魂,到底來自何處,經歷過什么。”

    “起初,那個只是躲著,盡量地不想去爭斗和殺戮,有一天,終于有人發現那個一直躲在角落里,因為長時間沒有食物而枯瘦如柴,孱弱的瑟瑟發抖的男孩,他們想殺了他,把他當著一次晚餐。就在那個男孩感覺到死亡朝自己吞噬而來的時候,他本能地抓起了手邊一塊不知道何人遺落的鐵片,奮力的還擊。因為他有武器,而且猝不及防,殺了一個,又殺死的一個,后面的人又畏忌,又見有肉吃,便一擁而上分食了那兩個沖在最前面的可憐蟲。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因為他手里有鐵制的武器,所以他總能在不用殺人的情況,而搶奪一份食物,三百人變成兩百人,他活著,二百人變成一百人他還是活著。

    直到最后只剩下三十人,他終于迎來了關鍵一天,因為他一直是獨自一個人,而那些活來的人終于決定團結起來,將眼前這個唯一有鋒利武器的的危險除掉,因為最后時刻誰掌握了這個削鐵如泥的銳器,誰就有可能最后一個活下來。三十多人,一擁而上,即便是他擁有武器,也無法抵擋,就在他即將被殺死的時候,囚籠被人暴力劈開了,囚籠被打開,那些孩子們本能地選擇了逃離,只留下了奄奄一息死死抓住鐵片的那個男孩。

    最后他也被救了,而救他的那個人叫龍傲,破壞黑龍會養人蠱基地的叫屠龍幫,而那一年那個男孩十四歲,五年的童年囚籠,五年與鐵片的相依為命,他已經誓言與那份被他摩擦的油光程亮鐵皮生死相依,用不分離。當龍傲將一把展新的屠龍刀送到他面前的時候,那個鐵皮也自動地融入了進去,當他揮舞著屠龍刀開始除暴安良,開始真正殺戮的時候,他仿佛有如神助,所向披靡。但自從有一次深陷絕境,黑龍封印打開的時候,他才知曉自己的身份,龍霸的血脈克隆后代,一個諷刺道極點的身份。”

    異人聽完當時就癱在了哪里,淚流滿面又心如刀絞,在她沒有進入云九元神之前,云九沒少給她講述他在屠龍幫里那段開心、快樂幸福生活,而他將的最多的就是如何偷襲、破壞黑龍會各個分支,因為屠龍幫的宗旨就是以屠滅黑龍會為使命的。

    所以當他聽到云九這樣的一個身份之后,她真的無法用語言去安撫眼前這個承受著無邊詛咒的靈魂,“我曾經想過無數的方法去死,可是我知道,一旦我自殺,龍霸又會開啟另一個囚籠,繼續他那殘酷之極的子嗣計劃。所以我茍活著,而且到處躲藏,直到后來我遇到了云浪,那個誕生在密林中無辜小孩,你知道嗎?他第一次叫我的時候,竟然叫我媽媽,呵呵,就那么一點,竟然在野獸橫行的叢林里活了下來,見到他仿佛我就看到了我自己。當時我就發誓,我要給他一個不一樣的人生,后來我就帶著他向著圣山一路走來,其中先遇到了盈盈、后遇到了你,再后來的事,我就都給你講過了”。

    異人試探著道“我可以救你嗎?我可以過來幫你拔出這把刀嗎?”,云浪搖頭道“不行,這是我自己與它的誓言,這把刀已經成為了我靈魂的一部分,如果你拔出了它,那么我就會迷失在刀魂世界,其實,唉,異兒,可能我們都錯了,包括你所說的那些圣山前輩,可能大家都錯了。”

    “什么都錯了?”異人驚訝地道,“龍鳳涅盤,成就了你我圣者元神,當我開始以完整的靈魂體接觸這把刀的時候,我就感覺似乎我們都錯了,或許龍霸根本不是在蠱養我們這些子嗣,而是在養這把魂刀”“啊,怎么會是這樣?”異人緊張地道,“你莫要緊張,這也只是我的猜測,而且目前即便是這魂刀鎮壓了我一部分靈魂,但它依舊不能左右我的意志,你放心吧”云九意志堅定地道。

    無論云九當時的猜測是否正確,他坎坷命運和那苦難的童年,都讓異人久久不能釋懷,此刻看著面前的這個靜默入定的男子,異人心中肯定和意愿一天比一天強烈。她緩緩地伸出手,輕輕地握著他那因為沒有能量而略顯冰冷的手,執意地將自己的一部分火熱本源傳導給他,希望可以溫暖自己心中的摯愛。

    如果云九醒來,絕對是會拒絕的,所以她只能等他入定之后,偷偷地進行。“你的出生我沒來及,你的童年我沒有趕上,你的少年時光我也沒遇見,但此刻我們已相逢,請允許我用剩下所有的生命和時光,陪你一起走過,我親愛的愛人,哪怕命運多舛,哪怕風雨交加,握住了你的手,我將永生不放”,異人再次小聲地念起了自己對愛的誓言,緩緩地入睡了。

    云九沒有醒來,但他是醒的,因為缺乏本源,自己的靈魂折磨一天比一天痛苦,他又怎么可能輕易入定呢,但他必須這樣做,否則的話,倔強的異人絕對是不會同意的。異人等著他假裝入定后的動作他是知道的,傳遞給他的能量他也正常接收了,就連她那低低的碎語,他也聽的十方真切,知道異人沉沉地睡去,他才緩緩地睜開眼,然后輕輕把異人的手拿開。

    “命運可以對我不公,但我從來沒有放棄,人生可以給我開最無恥的玩笑,但我依舊在夾縫中尋覓到了陽光,龍霸,即便你算計滔天,又能怎么樣呢。我還是有了兒子,有了愛人,而且馬上就會有我的骨肉了,這是我的親生骨肉,是青龍的本源,不是你那骯臟的黑龍本源,所以來吧,詛咒我吧,最好讓我帶走所有的惡與不祥,即便我死了,我依舊是最后的勝利者。”云九心志傲然地在自己的元神世界里,對著自己元神中的那柄魂刀大聲地怒吼道。

    意志頑強,靈魂不屈,即便是魂刀洶焰滔天,云浪依舊如海中磐石紋絲不動,堅定傲然,此刻隨著他的怒吼,魂刀的意志立刻萎靡了不少,這種非人的靈魂折磨也是一把雙刃劍。它既讓云浪的靈魂痛苦不堪,也讓其在不斷的磨礪中茁壯的成長,云九的命運到底會如何走向,我們不得而知,但堅強如斯,便恒久如斯,這是天地至理。

    龍鳳之地,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兩顆心一份情生死相依永不分離的執著與日俱增,天地為之慟容。

    而在禁地的另一側,一個倔強的靈魂也在不斷地成長,“白虎絕心,白虎絕情,如果你無法破滅自己內心的那份情心,你就無法獲得白虎的本源,你就得死”一個蒼老的聲音對著金盈盈厲聲呵斥道,“不,我不同意,我已經走到了這里,就說明白白虎之源已經認可了我,我為什么要絕情絕義,我就不”金盈盈倔強地道。

    “你……如果我猜錯的話,你就是金斬那小子的后代,當年你的老祖就是斬滅了所以情愫才獲得白虎本源的傳承,如果你不這么做,你就真的無法獲得傳承,而且即可就會身死”那個聲音見金盈盈如此地倔強不得不轉變聲調,找理由規勸。“金奎老祖,哼,你不說還好,就這個人,我最恨的就是他,就是他讓我們金家人一代又一代變成了冷漠無情的怪物,什么叫有情有義不修白虎,我呸,這樣的話也配做祖訓,我今天就是要破了他的無情無義”金盈盈咬牙切齒地道。

    “你……你這孩子怎么就這么擰巴呢,那你來這里的目的是什么?難道就是來發泄一通,然后生死道消的嗎?而且,你搞清楚了,我才是本源,這里我說了算”那個聲音說著說著似乎想起了自己尊嚴,聲音漸漸地變的冷淡了。

    金盈盈來到這片白金色空間已經很久了,他一邊承受著無邊的靈魂和肉體折磨一邊感受著這片空間的實質,特別是云浪念出了那段經文,因為激發起源是來自于她的白虎之力,所以她越來越清晰地認識了這片空間里的力量。

    “你是白虎本源?哼,你不是,你只不過是上一代白虎本源的傳承者,我才是白虎本源認可的這一任神衛者,所以你根本就不是白虎本源”金盈盈斷然地道,“你……怎么可能,你是怎么看出來的”那個聲音不相信地道。

    金盈盈淡淡地道“天星白虎,有名于衛,灝灝神靈,名傲宇天,利爪鋒之,切天地經緯,尖牙銳之,懸萬古于寧,汝之名,神之意,守天道,正道心,無物可撼其志,無物可動其心,冥冥往往,歸位于神,這是白虎的古神之誓。守天道,正道心才是白虎真正的核心意志,而你一直以來給我灌輸的都是什么絕情絕義,試問,絕情絕義了又怎么感悟天道,守護天道,即便當初你力量滔天,但你依舊沒有達到恒久萬古神位要求,所以你最終還是隕落了,而我哪位老祖更是被你逼的錯的離譜,否則的話他也不會只獲得一半的白虎傳承,而你也因為他分裂而陷入了長久的沉眠。所以你錯了,你們都錯了,白虎真正的力量不是它那強大無比的利爪尖牙,而是那一顆守衛正道的神者之心”。

    金盈盈越說越感覺自己仿佛一瞬間抓住了這里所有力量的根源,氣勢開始逐漸地浩蕩起來,而周圍的空間也隨著她的領悟不斷加深開始激蕩起來,片刻之后,無盡的白虎金光開始蜂擁地涌入她的額頭,而她的元神則在這股力量的滋養下,開始瘋狂地成長。

    看著眼前此景,那個聲音茫然地道“難道我真的錯了?”

    幾天之后,白虎禁地的那巨大雕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在一地的白色粉末和那個站在上面一身破爛衣服,一頭金發筆直垂落,神色平靜的金盈盈。而在她腦海的元神世界里,荒蕪的星球上,一個巨大的白虎山仰望著星空匍匐而立,高昂的頭顱,似乎向世人述說著不屈與頑強,冰冷的眼神,似乎向所有的來犯之敵發出著最鋒利的威懾,特別是那莊嚴肅穆,不可褻瀆之意,霸絕天地傲視蒼穹,一眼觀止,無不讓人心頭駭然。

    一條大道沿著巨大的虎軀山背蜿蜒而上,看不到盡頭,身在山腳的金盈盈靈體,無邊震憾地看著眼前的一幕,心中既激動又興奮,她獲得了白虎的本源傳承,也知道了眼前的這座山是什么,但這一切都不是她激動的根源,因為看到這座山,她就知道自己元神已經化圣了,元神化圣,她即為圣者,成為圣者就可以看到那讓她朝思暮想的云九和異人了。

    就在她展開思緒瞎想的時候,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啊,終于又見白虎山了”,隨后一個佝僂的老者出現在了她的面前,只見他收拾一番,恭敬地跪拜道“白虎有山,鎮守天地,眾生侍奉,虎仆居虎拜見”。

    “獲得本源傳承,也只是獲得了攀登這白虎山的資格,也就是說你的白虎之路才剛剛走出了第一步,要成就最后的白虎神位認可,你必須的一步一步地登上這座山峰,但此刻,這里的環境不允許你這么做,所以你還不能上去”老者叩拜完,起身老氣橫秋地對的金盈盈道。

    金盈盈通過聲音自然知道眼前的這個靈魂體是誰,她淡淡地一笑,“我又沒想過要上去,我上去做甚?”,準備了一籮筐話,準備好好地教育一番這個倔強丫頭的老者,似乎被噎了一下,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http://www.vcagai.live/91_91958/3306314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agai.live。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022003.com
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