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玄幻小說 > 人帝崛起 > 正文 第一卷 囚籠 第十章 妲己未死?

正文 第一卷 囚籠 第十章 妲己未死?

    “子受?”葉楓一愣,“沒錯,是子受,在地球的時候,子受確實是商紂王的名字,可是他們是一個人嗎?這怎么可能呢?地球上的商朝已經是神話時期了,具已經出土文物考證,距今已經有3600年的歷史,就算從商朝覆滅,紂王死后開始算,也至少3000年了!”

    “不對,小狐貍說自己是紂王和妲己所出,看這小狐貍年紀很小,應該不是同一個人!”葉楓急忙問小狐貍,“小狐貍,既然你的父母是紂王與妲己,那他們可還好啊?商朝國都又在什么地方?”

    “他們已經都不在了!”小狐貍殷無憂小聲說道,剛才還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的小狐貍,突然變得情緒很是低落。

    “不在了?他們難道?”葉楓大驚。

    “死了,我爹和我娘都死了,而且就葬在這里!”殷無憂指了指地下道。

    “這里?”葉楓也低下頭,順著殷無憂指的方向看去。

    “這里是葬帝谷,難道葬的就是紂王?”葉楓突然似乎明白了什么,“那商朝呢?難道已經覆滅了?”

    “也沒了,早在我還沒出生時就已經沒了!”殷無憂低沉道。

    “是被周王朝覆滅的嗎?”葉楓急忙追問。

    “是的!”殷無憂捏了捏玉手,似乎有些憤怒。

    “這怎么可能?難道紂王和妲己才亡故嗎?”葉楓有些疑惑。

    “對了,商朝既然在你出生前就覆滅了,那你是何時出生的?你不是說你娘已經... ...”葉楓很想問蘇妲己不是在當初商朝覆滅時就已經死了嗎?那這小狐貍殷無憂又是何時出生?這也太離譜了!

    “其實我已經出生3000年了,我娘在3000年前生下我后,就去幫爹爹了,只是... ...只是沒想到,僅僅過了幾日,商都就被攻破,娘和爹爹也雙雙戰死了!”殷無憂眼淚已經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

    “對不起,是我不該問的!”葉楓不知道該說什么,便上前將殷無憂抱在懷里,因為他知道,失去至親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他只想好好安慰安慰這只失去父母的小狐貍。

    “那時我才剛出生,這些事情本是不了解的,而且我是商朝君王最后的子嗣,本應該被處死,但后來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被封印了起來!”殷無憂沒有反抗葉楓的擁抱,只是靜靜的趴在葉楓的胸前。

    “封印?你是說,你被封印了?那是誰封印的你?”葉楓疑惑,商周大戰,難道還有未被提及的人物幫商朝保住了最后的血脈?

    “我也不知道,那時候才剛出生,我不記得了,只是前幾日,封印消失了,我才醒來。而就在我醒來的那一刻,我的身體里突然就飛出一枚青色令牌,而我的腦海中也莫名其妙出現商朝,以及我的父王和母后,還有他們如何戰死的畫面!”殷無憂哽咽的說著,眼淚已經打濕了葉楓肩膀上的衣服。

    “那你知道封印你的人是誰嗎?”葉楓輕輕拍了拍殷無憂的香背。

    “不知道,我醒來時就只有這枚令牌,只是我也不知道自己被封印前還是小孩,醒來后就已經長大了!”殷無憂從葉楓的懷抱里出來,從衣服里拿出一枚青色令牌,遞到葉楓面前,“這個令牌本來是可以隨意進入我身體里的保存的,只是它是我爹娘留給我最后的東西,所以我一直貼身帶著。”

    葉楓接過青色令牌,拿在手里,看起來這令牌似乎像青銅所筑,但卻并沒有金屬的冰涼。

    葉楓看到,令牌的兩面都有字,一面寫著一個“殷”字,另一面寫著“天子”二字,只是無論是“殷”還是“天子”,都是看的見,卻摸不著,葉楓還特意用手觸摸,卻感覺令牌的表面很是光滑,被沒有凹凸的感覺。

    “天子?”葉楓看著“天子”,不由自主覺得很有氣勢。

    突然,在葉楓盯著這兩個字看時,葉楓眼前忽然出現一位身材高大,頭頂帝冠的男子,一襲黑色蟒袍披在肩上,只是,葉楓只看到男子的背影,但卻依然感覺到男子的強大,揮手間便是天地失色。

    這高大的身影立于天地之間,便是神仙佛陀也掩蓋不了其至尊氣勢,仿佛天地間只有男子一人當世,舉手投足盡顯帝者之氣!

    葉楓正被眼前出現的男子氣勢所震撼時,突然只感覺雙眼一陣火辣辣的痛。

    葉楓急忙閉上眼睛,緩了許久,再次睜開眼睛時,卻只看到“天子”二字。

    “帝—辛!”葉楓很是激動,自己剛才看到的男子,一定就是紂王帝辛,依舊有些疼痛的眼睛告訴自己,這絕不是幻覺。

    “你怎么了?”殷無憂看著發呆的葉楓。

    “沒事,這個還給你!這是你父母留給你最后的東西,一定要收好!”葉楓有一種感覺,這枚令牌絕對不一般。

    “嗯,我會保護好它的!”殷無憂一臉鄭重的答道。

    “小狐貍,那你以后怎么辦?”葉楓再次問道。

    “當然跟著你啊!我早就說了嘛!”殷無憂一臉認真。

    “這... ...”葉楓很想說自己或許到時候去了青玄國都,或許很快就找到回地球的方法了,但看著殷無憂認真的小臉,實在不忍拒絕,“好吧,那你先跟著我吧!”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也喜歡我!”殷無憂又沒心沒肺的開心起開。

    “額,小小年紀懂什么!”葉楓嘀咕一句。

    “啊對了,你叫什么,我都告訴你我的名字了,你呢?”殷無憂似乎忽然想起什么重要的事一樣問道。

    “葉楓,樹葉的葉,楓樹的楓!”葉楓隨意答道,“走吧,那我們就一起去青玄國都吧!”

    “葉楓?”殷無憂小聲重復了一聲,抬頭卻看見葉楓已經走了,急忙追上去,“葉楓哥哥,等等我嘛!”

    葉楓知道小狐貍會跟上來,也不去管她,只是葉楓在想,既然紂王和妲己已死,那是誰封印的小狐貍,才使得小狐貍躲過一劫?

    “老大,就是他們!”

    忽然,葉楓聽見身后傳來一陣吵雜的聲音。

    “好小子,膽挺肥啊,居然敢和你疤爺搶女人!”葉楓回過頭,看見一個臉上有一條很長刀疤的男子大喊著。

    “老大,你看這妞,是不是美若天仙啊!哈哈哈!”刀疤男身邊還站著一矮個子男子,卻正是之前葉楓放走的那矮個子肌肉男。

    之前葉楓為了救小狐貍殷無憂,便殺了這男子的哥哥,這男子見哥哥被殺,便嚇跑了,也怪葉楓心軟了,居然讓這男子找了幫手。

    “葉楓哥哥!”小狐貍也看到了矮個子男子,嚇得只躲在葉楓背后不敢出來。

    “別怕,有我在!”葉楓安慰道。

    “這小妞,還真是好看,這小臉,這NZ,這屁股,哈哈哈,我已經迫不及待了!”刀疤男色瞇瞇的盯著殷無憂,兩眼放光,很不得直接吞下殷無憂。

    “兄弟們,宰了這小子,這小妞就是我們的,哈哈哈!”刀疤男興奮的大喊。

    “嗷嗷嗷... ...”刀疤男身后足有二十幾人,全都怪叫著沖殺過來。

    “小狐貍,你快躲到樹后!”葉楓急忙說道,面對這么多人,葉楓也沒把握全身而退,葉楓感知到,這些小嘍啰大都是煉體初期,個別幾個煉體中期,但那個刀疤男卻有煉體后期修為。

    葉楓此時煉神的境界已經達到聚嬰境初期,主要對方的修為不超過自己的聚嬰境初期,葉楓便可以感知到其修為境界。

    “還沒來得及學習戰技,看來只能是一場惡戰了!”葉楓自語。

    葉楓沒有記著動用自己聚嬰境初期的神嬰,畢竟自己肉體如今只達到煉體初期,硬拼絕不是刀疤男的對手,何況還有這么多小嘍啰。

    但是,擒賊先擒王,只要能以雷霆手段,一擊殺死刀疤男,說不定就可以嚇退其他人。

    葉楓可沒有自信到能以一己之力殺死所有人。

    葉楓手捏拳印,一邊躲避其他人的進攻,一邊尋找能一擊殺死刀疤男子的機會。

    “看我無影腳!”突然一個小嘍啰大喊一聲,似乎用了什么腳類戰技,一腳踢了上來。

    葉楓只感覺這一腳極快,一個措手不及未能防住,被踢飛出去。

    “葉楓哥哥!”殷無憂見葉楓被打飛,不禁擔心的喊道。

    “MD,這刀疤男還真是謹慎,居然時刻都在防備我,看來只能硬拼了!”葉楓擦了擦嘴角的血跡。

    “殺!”葉楓站起身來,不在防守,以傷換傷,只要能殺死敵人,就是受些傷也無妨。

    “啊!”

    “這小子瘋了!”

    “救命,救我!”

    葉楓此時渾身盡是刀傷拳印,但只要能有機會殺死一人,便毫不留情,小嘍啰們雖然人數占優,卻突然被殺了個措手不及,畏首畏尾不敢向前了。

    “小兔崽子,找死!”刀疤男大怒,提著一把大刀便劈了過來。

    “蠢貨!”葉楓看到機會來了,急忙雙手結印,以自己的神嬰引導天地靈氣,匯聚雙掌之上,猛的推出。

    刀疤男卻也反應極快,見勢不妙,急忙將刀橫在身前。

    “哎吆!”刀疤男雖然反應很快,卻依然被擊飛出去,一個跟頭狠狠砸在地上,猛地噴出一口血,但卻沒死。

    只是刀疤男驚恐的看著葉楓,不敢在向前沖來。

    “看我一招殺你!”葉楓氣勢大盛,大喝一聲,又一次雙手結印。

    “不好!”刀疤男已經吃過一次虧,見葉楓又施展剛才那招,嚇得提著大刀快速逃跑。

    其余眾嘍啰,見老大都跑了,也嚇得跟著一起逃。

    “果然是蠢貨!”葉楓暗罵一聲。

    其實以葉楓目前的狀況,想要發揮出聚嬰境初期的實力,必須要依靠戰技,否則,只靠引導龐大的天地靈氣,一次還好,倘若所用幾次,自己的神嬰非得撐爆不可。

    “葉楓哥哥,你沒事吧?”殷無憂急忙跑過來扶住搖搖欲倒的葉楓。

    “沒事,我們先找個地方躲起來吧,那幫人被我嚇跑了,但一定會反應過來我是虛張聲勢,以我現在的狀態,倘若他們再次返回,我必然不是對手,只有恢復傷勢嚴重學了戰技方可脫險!”葉楓虛弱的說道。

    “好,我知道哪里安全,咱們去那!”殷無憂急忙說道。

    殷無憂扶著葉楓,一路艱難前行,走了約半個時辰,來到一處懸崖邊。

    “臭小子,跑的挺快啊!”這時,身后有傳開刀疤男的聲音。

    “這么快就追來了!”葉楓看了一眼身后。

    “葉楓哥哥,你相信無憂嗎?”殷無憂突然看著葉楓問道。

    葉楓見殷無憂一臉認真,便重重的點了點頭:“我信你!”

    “那我們就從這跳下去!”殷無憂急忙說道。

    “啥?跳下去?”葉楓一時沒反應過來,以為自己聽錯了。

    “對,與其一起摔死,總好過被這些惡人殺了!”殷無憂悲壯的說。

    “額,這個?”葉楓本來想反駁點什么,卻看見殷無憂對自己眨了眨眼睛,又深深把話咽了下去,“好!”

    葉楓回過頭對身后的人道:“來地府找我們吧,哈哈哈!”

    隨后和殷無憂一起縱身一躍,跳入懸崖。

    葉楓只聽見耳邊呼嘯的狂風,心里涼了半截:“完了完了,沒被人殺死,就要被摔死了!”

    忽然,葉楓只感覺眼前一陣刺眼的白光,再一眨眼,便出現在一座宮殿旁。

    “這是?”葉楓一陣發懵,“這是閻羅殿前?”

    葉楓抬頭看了看宮殿的名字:“君王殿!”

    “君王殿?”葉楓疑惑,好像不是閻羅殿啊!

    “什么閻羅殿啊?這是我父王的陵墓!”殷無憂白了一眼,但眼神中依然充滿傷感。

    “紂王的陵墓?”葉楓更加疑惑,誰家的陵墓修成宮殿啊!

    “進去吧!”殷無憂拉著葉楓進入大殿。

    葉楓進入大殿中,卻看見一片綠地,哪有什么大殿,綠地中間有兩塊墓碑,分別寫著帝辛之母和妲己之墓!

    “原來從一開始就是幻境,山崖,宮殿,看似就在眼前,其實都是假的!”葉楓這時才明白。

    “父王母后,我來看你們了!”殷無憂走到墓前,跪在地上說道。

    葉楓也走上前來:“晚輩葉楓,拜見大王娘娘!”葉楓不知道怎么稱呼,只能學著以前看《封神榜》上的稱呼。

    葉楓跪拜完后,便轉著看了看兩座大墓。

    只是走到妲己墓前,卻忽然發現,妲己的墓似乎被人動過,她的土質和紂王帝辛墓的土質似乎新舊不一。

    葉楓又自己看了看,確定土質的確不一樣,妲己墓的土質似乎更新一點,不仔細看還真不容易發現,由此可見,葉楓也真是夠細心了。

    “小狐貍,你以前來過這嗎?”葉楓看著殷無憂問。

    “沒用,這也是我第一次來,但我的記憶里就是知道這里!”殷無憂皺著眉頭道。

    “小狐貍,你有沒有發現你娘的墓似乎被人動過?”葉楓直接說道。

    “什么?怎么可能,這個地方,除了我,別人一定找不到,就算找到了,沒有我父王和我母后的血統,或者我的同意,根本進不來!”殷無憂一臉驚訝。

    “這樣啊!那如果別人進不來,就只有一種可能了!”葉楓突然有一個大膽的想法,甚至有些激動。

    “什么可能?”殷無憂看葉楓忽然激動起來,不解的問。

    “我覺得也許你娘妲己,并沒有死!”葉楓看著殷無憂一臉激動。

    “啊?真的?”殷無憂驚喜道,卻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對,也許你娘妲己還活著,但如果能打開你娘的墓,就一定能知道!”葉楓看了看妲己之墓道。

    “這?”殷無憂有些猶豫,但還是答應了下來。

    隨后,葉楓便和殷無憂急忙挖開妲己的墓。

    “墓是空的!墓是空的!葉楓哥哥,我娘的墓是空的,我娘一定還活著!”殷無憂見妲己墓中是空的,激動的大喊起來。
  http://www.vcagai.live/95_95958/3306315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agai.live。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022003.com
河南